你以为心里住着一个宇宙,却不过是宇宙的囚徒。

一只沉默而耐心的蜘蛛

[美国]瓦尔特惠特曼

一只沉默而耐心的蜘蛛,

我注意它孤立地站在小小的海岬上.

注意它怎样勘测周围的茫茫空虚,

它射出了丝,丝,丝,从它自己之小,

不断地从纱绽放丝,不倦地加快速率。

而你——我的心灵啊,你站在何处,

被包围被孤立在无限空间的海洋里,

不停地沉思、探险、投射、寻求可以连结的地方,

直到架起你需要的桥,直到下定你韧性的锚,

直到你抛出的游丝抓住了某处,我的心灵啊!

 

早晨听美好 夜晚听寂寥

现场

巨大的灯光打下来
 雨幕飘在舞台上
 演员的窗上 灯光在墙上移动
 有人进了灰色的屋子
 看见影子的尸体 用相机取证
 用尺子度量
 目击者在霍乱的黑夜逃亡

清晨的码头有温暖的蚁人
 穿雨衣的黑暗 
 拉桅杆
 波涛汹涌的灯 照亮推理者的脸
 用榔头点燃血
 在小巷里追踪
 冒烟的楼群里迷路

抽丝剥茧的夜
 椅子推倒摆动的灯
 福尔摩斯证明碗筷 情感
 黑色的水在海上飘着

当不为吃饭而存在
 当不为情感而发炎
 ...

"我天性不宜交际。在多数场合,我不是觉得对方乏味,就是害怕对方觉得我乏味。可是我既不愿忍受对方的乏味,也不愿费劲使自己显得有趣,那都太累了。我独处时最轻松,因为我不觉得自己乏味,即使乏味,也自己承受,不累及他人,无需感到不安。"

状态

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擅长什么.如此的倔强.

就像在夜里看不到熟习的物体.彷徨的身躯.

承载的气喘吁吁的想法.幼稚而冰冷.

给我一个问题,用预设的方式.比如……如果……这样的方式.

那么多的不存在.此刻拥有的只是回声.

现在确定的是什么,竖立着青苔的墙.年老的头发,树叶变异的颜色.

花一个下午等待被移走,如星星般灯火的夜,缩落在城市一角.

弧形的胸怀,那个夜晚弯曲依偎的容器.

起风的大地卷落着撕碎的纸片与汽车,模型城市.

通宵未眠的门窗,疲惫的果核.

而此时在幽暗的水底,再也不能记起岸上

带着阴影边缘的那朵白云.

热闹只是一时的消耗品,而撑起生命的是整个孤独。

烧烤场

烟火之夜

我们生命中的大起大落, 对于世界只是波澜壮阔中的一粒尘埃在轻轻疏离.

© 中欧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